来自大山深处的“移民管家”——记正安瑞濠街道办事处主任吴太玺

2020年04月01日  来源: 新华社客户端


“以前回娘家都是妈妈偷偷塞钱给我,现在我有能力给她买礼物,给她零花钱了。”


“以前我很自卑,连问路都不敢,现在我很自信,对未来充满信心。不仅我在改变,我身边很多朋友都在改变……”


贵州正安县瑞濠街道移民安置点举办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演讲比赛中,贫困搬迁户米莉的演讲《我的蜕变》,赢得台下搬迁户热烈掌声。


这个安置点有万余群众,2019年,户均就业2.04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安置点努力通过网上招聘、吸引人力资源公司入驻、包车送往外省务工等形式,户均就业也达到1.8人。他们和米莉一样,从最偏远的山区搬进新区,安下心、扎下根,生产生活实现“蜕变”。


3月24日,在贵州正安县瑞濠街道移民安置点的疫情防控执勤点,吴太玺(左一)指导搬迁户填写手机健康码信息。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这一切,离不开瑞濠街道办主任吴太玺的艰辛付出。干部群众说,他像个“移民管家”,既是“物业管理员”“家庭保姆”,又是“矛盾化解员”“就业中介”,一头黑发全累白了。他却说,走出大山是他的梦想,快退休的年纪,还能做这么件有价值的事,感觉“值了”!



手机成了“物业热线”

用耐心、细心为“家人”安家



吴太玺是2018年3月开始担任正安县移民服务中心主任的,那年他50岁。2019年3月,正安县在移民服务中心基础上,成立贵州省第一个专门的易地扶贫搬迁办事处——瑞濠街道办事处,吴太玺任主任。干移民工作之前,吴太玺在乡镇工作27年,在县机关工作3年。


正安县地处武陵山区深处,是贵州偏远贫困的一个县。为了响应国家易地扶贫搬迁的号召,实现整体脱贫,2018年6月以来,全县20个乡镇的1.6万余名贫困人口陆续搬进瑞濠街道移民安置点。以前这里是荒地,如今一排排崭新的楼房,周围配套有医院、幼儿园、小学、农贸市场等,是全县城最漂亮、设施最完备的社区。


他带着干部挨家挨户跑,每一个家庭致贫原因是什么,收入来源是什么,他都摸得一清二楚;群众来服务中心办事,他会主动上前搭话,问老人生活适不适应,问年轻人找到工作没有,孩子转学顺不顺利……最后,他总会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和一句“有困难随时找我”。


吴太玺(右)在贵州正安县瑞濠街道移民安置点询问环卫工人家庭收入情况(2019年12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开始,城市生活对于很多搬迁户还很不适应,出门找不到回家的路,不会开家里防盗锁,不会用网络电视,有的连冰箱、拖把都不会用。碰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是找吴太玺,而他总是事无巨细,耐心帮助。


59岁的搬迁户王廷贵和老伴在家打扫卫生,不小心把房门的反锁扣拧上了,俩人打不开门慌了神,打电话找到吴太玺。吴太玺上门教王廷贵开锁,得知他轻微残疾,两个儿子患侏儒症,又介绍他在社区做保安,加上低保等补助年收入3万元。“搬到县城举目无亲,这个主任待群众和蔼可亲,让我心里一下子有了依靠。”王廷贵说。


“如果是我的父母从农村来到城里,他们也需要适应一段时间,把群众当亲人看待,才会用耐心、细心和爱心做好工作。”吴太玺经常这样说。那段时间,他的手机成了“物业热线”,他带领干部疏通住户下水道300多次,帮忙找家800多次,帮助开水电开关500多次,接受住户电话咨询4万多次。


最忙的时候,一晚上接到十几个群众电话。为了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尽快解决群众难题,吴太玺晚上睡办公室沙发。他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不能睡软床,每次要用水杯垫高腰椎半小时才能勉强入睡,早上醒来左脚又麻又疼,他的办公桌上总是放着医生开的止痛药水。


吴太玺在贵州正安县瑞濠街道的办公室里办公(2019年12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吴太玺出门总是挎个公文包,里面装着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文件,在县里开会遇到好的项目,就可以及时争取。安置点医院的住院部面积小,群众就医不方便,他找县里争取到500万元的项目,把住院部扩建了800平方米。有人提醒他,干多错多,他却说:“这是我的家,谁不想把自己家完善好。”


瑞濠街道新龙孔居委会党支部书记鲜劲松评价吴太玺:“他都那么大年纪了,工作还特别有激情,再不想干事的人跟着他,都想干事,是我们干部的榜样!”



移民新区的“家庭保姆”

及时化解矛盾让家更“稳”



瑞濠集中着全县各个乡镇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矛盾问题特别多,需要吴太玺一一应对化解。安置点有939个残疾人、317个留守儿童、2800个老年人和99个大病患者,特殊群体比全县任何一个乡镇都多,他都牵挂在心。


在贵州正安县瑞濠街道移民安置点,吴太玺(右一)看望残疾人搬迁户郭建平(2019年12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搬迁户郭建平在车祸中受伤,胸部以下失去知觉,一家六口的重担全部压在妻子吴太芬身上,不堪重负的她一度想离开这个家庭。


吴太玺找吴太芬谈心:“车祸虽然不幸,但你的家还是完整的,公公婆婆待你像女儿,两个孩子需要母亲,遇到再大的困难有政府,你不能离开。”郭建平虽瘫痪在床,但双手可以活动,吴太玺介绍他给服装厂的婚纱串饰品珠子,一个月计件收入近千元,吴太芬卖衣服月收入2000元,吴太玺为他家申请了低保、残疾人补贴,全家的生计有了保障。


吴太芬性格内向,心情好时话多,思想负担重时就话少。“我察言观色,猜她的心思,每次都猜得八九不离十,常给她打打气,这个家庭就稳定了。”吴太玺说。他干脆认了吴太芬做妹妹,经常上门嘘寒问暖。


16岁的“小移民”李清萍幼年母亲去世,父亲常年在外面打工,她从小由奶奶带大。奶奶改嫁后,李清萍来正安县职校读书,平时在瑞濠一个人生活。社区义工来家访,看到李清萍在纸上画了一个蛋糕,猜测小姑娘快过生日了,吴太玺得知后,偷偷把李清萍的奶奶从中观镇红光村接过来,自掏腰包给李清萍过生日。


“我上完晚自习回家一打开灯,他们就唱着生日歌,捧着大蛋糕和一个洋娃娃,从屋里走了出来,我奶奶竟然也在。”回忆起那晚的情景,李清萍很激动。


过去在老家,过生日时奶奶会给她煮一碗长寿面。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戴“皇冠”、过生日吃蛋糕。蛋糕真甜,可她和奶奶都哭了。吴太玺也红了眼眶,对清萍奶奶说:“您放心,我会照顾好清萍。”后来,吴太玺专程去学校找校长,听说李清萍看见垃圾会捡起来,还主动打扫教室卫生,变得很有正能量,他比自己孩子受到表扬还高兴。


移民社区里事情又多又杂,但干部人数很有限,吴太玺在搬迁党员、退休党员、机关党员中选取357名苑长、楼长和党群连心户长,每个连心户长联系12户群众,还引进250名义工、社工和党员志愿者,形成网格化自治组织,有什么情况他可以第一时间掌握。


吴太玺(中)在贵州正安县瑞濠街道办事处与工作人员交流(2019年12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工作遇到群众不理解是常事,群众说的话再不中听、自己再受委屈,他都尽量忍让。一次,一个搬迁户醉酒后来服务中心闹,说分的安置房面积小,一家人不够住,社区干部耐心解释政策,搬迁户却对干部破口大骂,骂的话很难听。“当时我的眼泪都出来了,也曾犹豫要不要坚持下去,但既然选择了这项工作,就要干好、干完。”吴太玺说。



想方设法帮助安排工作

“就业中介”让群众“富家”



32岁的搬迁户米莉天生右眼斜视,自卑的她总是用厚厚的刘海遮住右脸。2011年嫁到正安县小雅镇木桥村后,她一度很绝望:住在山里像是与世隔绝,没有工作,没有朋友,没有社交。更令米莉难受的是,受她负面情绪影响,两个女儿性格也很内向。


2018年,米莉一家老小六人在瑞濠分到120平方米的新房,去移民服务中心办事的时候,她结识了吴太玺。没过几天,米莉接到吴太玺的电话,推荐她去正安县黔灵女技能培训学校做资料专员和招聘专员,并推荐她参加社区的月嫂培训。“光搬到城市还不够,要想今后生活好,你一定要工作。”吴太玺说。


在吴太玺的鼓励下,从未上过班的米莉克服羞怯,大胆迈向了社会,平时在培训学校上班,空闲时间做月嫂。米莉的丈夫白天上工地打工,晚上在社区巡逻。生活越来越好,从事业中也获得自信,米莉把头发扎起来,露出清秀的脸庞,变得开朗爱笑。“女儿在这里见识多了,自信心也回来了,我给报了舞蹈班,希望她像妈妈一样变得优雅美丽。”


搬出来只是第一步,要让搬迁户安心在城市“扎根”,必须靠就业。瑞濠安置点建立了劳动力数据库和就业需求清单,围绕技能、持家等培训4480人次,提供部分公益性服务岗位,旁边的工业园区招工也优先解决搬迁群众,但仍有部分群体难以就业。


吴太玺(中)在贵州正安县瑞濠街道移民安置点与搬迁户一起讨论文艺演出进搬迁小区的快板词(2019年12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在吴太玺手机里,存着全县大大小小几十个公司负责人的电话。物管公司、拖把厂、茶厂,哪怕给服装厂串珠子、给丧葬厂糊纸,只要双手能活动,他都想办法给找工作。“不然家里没有收入来源,肯定要出大问题。”吴太玺说。


正安县黔灵女技能培训学校校长李琳还记得和他“跑业务”的情形。那是2018年,吴太玺听说有剧组在县里拍电视剧,需要大量群众演员,大雨天喊她一起到片场找导演。“他和导演谈了两个多小时,问得特别细,需要哪种角色、该怎么演、报酬怎么结,还讨价还价,把报酬从每天50元谈到70元。”最终,剧组来拍摄3个多月时间,一天最多解决了安置点200多人临时用工。


吴太玺(前)在贵州正安县市坪乡粗石村走访有回迁想法的搬迁户(2019年12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吴主任当过乡镇教师,学生多,人脉广,每当得到哪里采茶、采花需要大量用工的消息,他都特别高兴,叫我赶紧组织群众去做,他还开车送搬迁户去茶厂面试。”李琳说,“为了搬迁群众有份收入,他想尽办法,付出很多。”


贵州是全国易地扶贫搬迁规模最大的省。2019年,瑞濠街道移民安置点实现每户至少一人就业,户均就业2.04人,远高于贵州省平均水平,2019年4月被贵州省政府评为易地扶贫搬迁示范点。


采访结束前,记者提出去吴太玺老家正安县流渡镇百花村看看。海拔1350米的苦寒之地,过去住着几十户人家,后来通过易地扶贫搬迁、外出务工等方式纷纷搬走了。吴太玺是正科级干部,是这里走出去最大的“官”,按规定,国家公职人员直系亲属不能享受搬迁政策,现在,这里只剩下三户人家,他的老母亲住着最简陋的木房。


吴太玺(左)回老家贵州正安县流渡镇百花村看望母亲时给母亲测量血压(2019年12月25日摄)。百花村是海拔1350米的苦寒之地,过去住着几十户人家,后来通过易地扶贫搬迁、外出务工等方式纷纷搬走了。吴太玺是正科级干部,按规定,国家公职人员直系亲属不能享受搬迁政策,现在,这里只剩下三户人家,他的老母亲住着最简陋的木房。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坐在这间没有一件像样家具的老屋里,记者问吴太玺:“你在乡镇工作几十年,原本可以在县城清闲几年退休,你却选择做繁重的移民工作,究竟图什么?”


“我从小生活在大山里,深知山里人的苦,我喜欢这份工作,不仅因为党性、责任,还因为帮助更多人走出大山,始终是我的梦想。”他说。


在贵州正安县流渡镇百花村,吴太玺离家时母亲出门相送(2019年12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